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715|回复: 0

[买卖平台] kkvn34u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3 11: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一眼我心子差点没跳出来,赶紧把手松了开来,老铲拿着刀,对着我们做了一个手得红皮型牛皮癣了怎么办势,示意我们朝另外一边走,先离开这地方再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看起来明明就是我之前和狗婆娘一起看到过的那叫尸母的玩意。我又看了看周围,我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他娘的哪里是什么地道,这明显就是这玩意打的洞,上面的裂缝太过狭窄,这玩意庞大的身子根本就不可能过来,只有在下面打洞。同时我也心中一惊,先是尸母肚子下面的棺材被虫流运了出来不知道去了哪里,然后就连这尸母也离开了一开始的殉坑,它们到底要去哪里?整个事情都透着邪乎。
不过此时我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面前的大虫子虽然没有动,但那股视觉上的压力已经让人有种透不过去来的感觉,我们三个慢慢的朝着后面退着,老铲拿着刀一副随银屑病专用中药时准备拼命的样子。
这尸母依旧没有动,我想起了第一次碰到这玩意的时候狗婆娘说的话,说我们身上没有尸蹩,只要不太那个,这玩意不会收拾我们,可现在是在半道上遇到这玩意,这玩意整个身子几乎都呈现在我们面前,和之前它蹲在那坑里完全不同,天晓得有没有起什么变化?
xiaoshuting.la
我们已经慢慢的越退越远,已经又是到了这地道的一个拐角的地方,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老铲依旧拿着刀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尸母。此时已经就要退过拐角,我下意识的就要松口气,突然,已经隔了一段距离的大虫子突然一下就动了,身上的触角开始刨,不断的打着旁边的壁头,一时间声音相当的大,这狗日居然直接就要朝着我们冲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尸蹩就他娘的没事么?我吓了一大跳,这时候筒子惊慌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爷,你看。”我看了一眼,就在我们拐角过来的地方,狗日的居然有一男性牛皮癣怎么治疗效果好一点群小虫子顺着通道就爬了过来,似乎也想从这地道过去。我几乎就要骂了出来,这他娘的点子居然这么背,正好就碰到这一群“赶路”的虫子?
筒子慌忙的从兜里拿出一包灰灰就开始朝那群虫子撒,然后立马把裤子脱了就要撒尿。我没想到老铲居然把尿灰也给了这货,不过这时候这群小虫子已经不是重点,那尸母已经是朝着这边就爬了过来,老铲吐了一口口水,骂了一句,然后拿着刀子就要过去冲着吧比我们大了数十倍的尸母硬来。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两张最猛的作品已经是到了手里,虽然不知道对这玩意有没有用,老子也决定先干了再说。
就在这时,老铲停了下来,一手死死的拉住了我。怎么回事?此时我心中一抖,一个什么东西从尸母顶上地道的缝隙处伸了过来,我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只手。
相对于尸母庞大的身子,那只手出现的角落显得相当的不起眼,如果不是我眼睛正好一直瞟着那位置附近很有可能有发现不了。
那只手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那个位置,然后一下子抠在了这巨大虫子的外壳的边边上。然后我就看到,这大的不行的虫子,居然一下子就停止了向前,而且不仅如此,还在一点一点的朝着后面退,逐渐远离我们所在的位置。这虫子身上密密麻麻的触角不断的打着地道周围的壁头,哗哗的声音响的耳朵都有些发懵,它似乎在挣扎,但依旧不能阻挡什么力道一般,逐渐的越退越远,直到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再也看不见。
筒子急性点滴状银屑病面部还在对着一群虫子一个劲的撒尿,这货一张脸憋的通红,在水流明显已经减弱的情况下还在使劲,一副不罢休的模样。
老铲粗粗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爷,那玩意已经走了。我们先爬上去再说?”
由于刚才的情况太过慌乱,而且那只手出现的地方极其的不显眼,我心里敢肯定,老铲肯定看到了刚才的那只手,不然绝不会在我们两个同时都已经摆出拼命的架势的时候猛的一把把我拉住。此时老铲绝口不提这事,我皱了皱眉头,也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在心里骂了一句狗日的。
这尸母挖的地道差不多有七八米深,此时整个上头的地面大多数都已经是塌了下来,两边全是坑坑洼洼的壁头,就这么一会的时间,水已经是浸了出来,摸上去都有些湿漉漉的感觉,裂缝出口的位置离我们所在的距离应该不超过五十米,但他娘的必须得要先爬上去。还有一个办法被我自动的忽略掉了,那就是沿着这尸母打的洞一直朝前走,看着那黑漆漆的深洞,我心里就有些发麻。
筒子拿着电筒朝着上面照了半天,终于在一处地方找到了一块凸出来的石头,刚好可以站个人的样子。
我们三个研究了一下,最后决定叠罗汉。老铲最高,二话不说就蹲了下来,我和筒子相互看了一眼,都假装没看到蹲下去的老铲,其实在等对方当第二层,最后筒子弱弱的说了一句,“小爷,我比你要瘦。”
这个狗日的,我朝着旁边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直接踩在了老铲的肩膀上面,跟着也蹲了下来。筒子这狗日的笑了一下,接着爬了上来,两个脚猛的踩在了我的肩膀上面,本来摔下来的时候肩膀就受了伤,这狗日的这一脚直接让我抽了一下,只能是死死的咬住牙吧硬撑。
我和老铲陆续站了起来,筒子在我肩头上折腾了半天,痛的我不行,终于,这狗日的在换着方位踩了半天之后说了一句,“小爷,距离不够高。”
老子日你仙人,距离不够这狗日的不早说。这时候我也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况,只能是一个劲的垫脚,“小爷,现在都还差点。还得再来点。”“不够高你个锤子不会跳?”老铲在底下一口就骂了出来,听了这话,本来就痛的不行的我相当的难受,我正在想是不是我踩在老铲的脑壳上面距离是不是就足够了的时候,筒子二话不说一脚踩在了我的脑壳上面。接着扒着那块石头的边上直接翻了上去。
有了第一个人上去,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得多,加上老铲的身手,最后三个人总算是都爬了上来。然后就顺着壁头上还没有垮的小坎朝前面走。由于已经上到了裂缝的位置,这裂缝两边倒是很窄,可以扶着对面。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裂缝出口位置。
总算是出了这鸟地方,裂缝的尽头是一个山壁,山壁上面有一个洞的模样。看着这洞口我有些犹豫,天晓得里面有什么玩意,筒子这狗日的胆子倒是大,拿着电筒蹑手蹑脚的就要朝前面走,结果老铲一把拉住了他。然后从身上拿了三块布出来,在布上面撒了一些尿灰。
“小爷,进去得用这玩意捂住鼻子。”然后看了看筒子,看着尿灰,筒子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铲爷,我实在是没有了。”老铲狠狠的瞪了这狗日的一眼然后就要自己来,我眼疾手快,赶紧抓了一块布背过身去。用别人的不如用自己的,幸好我还有存货,撒在布上面,然后拿起来包住了脸。然后转身正好看到筒子和老铲都已经蒙好了,不过筒子露出来的部分表情看得出来相当的难受。
接着老铲走前面,我们开始朝里面走去。进了这口子之后,我以为又是到了一个什么山洞或者通道里面,不过这次和我想的完全不同。在走了十多二十米的时候,前面就出现了一道石门,这石门像是一整块石头弄成了,有半米厚的模样。我能知道这玩意的厚度,那是因为这石门的一侧已经是被敲了一个大洞,老铲带着我们从那洞里钻了进去。
一进里面,和外头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里面似乎相当的空旷,电筒发出的光线都直接照不到头的样子。首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向下的石头梯子,这石头梯子相当宽,而且每一梯光是高度就几乎有一米高,光是梯子就给人一种气势恢宏的感觉怎么护理红皮型牛皮癣。筒子还在拿着电筒朝着周围照着,这时候我才发现,梯子的两旁,分列着一些石头柱子,这柱子似乎是按照这巨大的石头梯子的比例做成的,每一根都大的出奇,直接通到看不见的顶上。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我们这是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同时心里对于夯王这两个字第一次有了一种震惊的感觉。
这梯子简直不是给人走的,我估摸着尺寸起码得比我们高个两三倍才符合大小。老铲似乎早就来过这里,只是筒子蒙着脸的眼睛里露出和我差不多的吃惊。老铲粗道医治银屑病粗的说了一句,“过了刚才那道门,我们就已经到了夯王坟的正室,这条路叫做冥路,前面直接通往夯王的明(冥)殿,也就是放他棺材的地方。”
此时我还在稍微的感慨,听了老铲的话,我心中一惊,冥路?不就是黄泉路么?这可是直接通往地府的路,想到这里,我又是看了看这巨大的梯子通向的地方,前面黑乎乎的一片,一直看不到尽头,我隐隐有种感觉,似乎就像那两个字说的一样,这巨大的梯子的通向的地方,就是地府。
我吞了吞口水,然后问了一句,不是说这什么夯王是要登天的么?怎么就一下子出来了一条冥道?老铲听了我的话,
“小爷,这里面是有说道的,有些地方的人,比如以前的那群方士,他们就相信两个极端的道理,谁说的天就是在最高的地方?他们觉得登天的地方不是别的,正是幽冥。所以冥路的尽头,就是夯王登天的地方。”(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2-7-5 13:54 , Processed in 0.08832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